深圳市通商酒业有限公司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袁仁国的八宗罪! 还有多少人因茅台倒下?

袁仁国终究还是没有逃过被查的命运!

关于贵州茅台前董事长袁仁国被查的传言已经在市场上流传近半年之久,今日终于有了实锤。

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日前,经贵州省委批准,贵州省的纪委监委对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袁仁国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从措辞来看,袁仁国所犯之事相当严重,这对近期本已处于风口浪尖的贵州茅台股价是否会有影响?

袁仁国的“八宗罪”

据中纪委网站消息,可见袁仁国的“八宗罪”。

袁仁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

大搞“家族式腐败”;

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

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

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非法获取巨额利益;

大搞权色、钱色交易;

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认为,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且在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十分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省监委委务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袁仁国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据贵州广播电视台微信公众号“动静贵州”报道,5月5日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决定,免去袁仁国同志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省政协委员职务。此次免职距离今日被查,中间仅间隔了16天。

贵州人大网站引用贵州日报消息,在2017年1月5日贵州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上,袁仁国被任命为贵州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8年2月,任贵州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去年,袁仁国辞任茅台集团董事长时曾表示,主要是因为年龄原因。但随后业界关于他的传闻多了起来,特别是去年底,曾有多家媒体报道,袁仁国存在被查的情况。而在此之前,茅台集团有多位原任领导被查。

袁仁国的黑白人生

从袁仁国的简历来看,他在18岁时就进入茅台酒厂工作,最初是在茅台酒厂学习制酒的一名基层员工。他在茅台工作的时间超过40年,他出任贵州茅台上市公司董事长也超过17年,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有7年时间。

袁仁国,男,汉族,1956年10月生,贵州仁怀人,在职研究生学历,1974年4月参加工作,1982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90年11月—1997年1月,贵州茅台酒厂党委委员、副厂长;

1997年1月—1998年5月,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

1998年5月—2004年8月,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副董事长,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事长;

2004年8月—2011年10月,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副董事长,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1年10月—2017年1月,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7年1月—2018年2月,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贵州省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8年2月—2018年5月,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贵州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8年5月,不再担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

2019年5月,被免去贵州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职务,撤销政协委员资格。(贵州省纪委监委)。

袁仁国辞任茅台之前,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茅台集团将通过5年时间打造成千亿集团,追赶世界酒业第一的位置,跟当前酒企规模排名第一的帝亚吉欧掰一掰手腕。截至2018年,贵州茅台的营收约为772亿元,离他的理想还有一定的差距,然而2011年贵州茅台营业总收入只有184.02亿元。

贵州茅台是枚充满诱惑的“金蛋”,反腐也未曾停止过。2018年6月24日,贵州省纪委披露,茅台集团原党委委员,贵州茅台原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谭定华涉嫌严重违纪被查;2014年11月,担任茅台集团副总经理不足两年的房国兴亦落马;早在十几年前,贵州茅台当时的总经理、号称“酒神”的乔洪因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查,最终被判死缓。按此来算,袁仁国应该是贵州茅台上市之后,被查的第四位高层管理人员。

1.jpg

袁仁国落马,茅台酒经营问题被两次提及。而这方面,也是贵州茅台近来遇上的新麻烦。

1.jpg

两极分化的评价

公开资料显示,1956年出生的袁仁国是贵州仁怀人。1974年4月,18岁的袁仁国以知青身份进入茅台酒厂,从此他的生命与茅台“捆绑”在了一起。工作期间,他又取得了在职研究生的学历。

关于袁仁国,坊间对他的评价一直呈现出两极化。

袁仁国曾经是茅台这艘巨轮的舵主,土生土长的他有着“酿酒大师”的称号,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在茅台集团。

从最基层员工一直干到董事长,这43年中,袁仁国担任贵州茅台上市公司董事长达18年,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8年。而由他当家的时期,正是茅台品牌和销量狂飙突进的时期,上市公司茅台股份的股票一路飘红,市值近万亿元。

据报道,袁仁国刚接手时,茅台酒的年销售收入才只有12亿元。而2017年茅台集团实现销售收入764亿元、利润总额403亿元,茅台酒股份公司实现营收582.18亿元、净利润270.79亿元。其中茅台酒营收523.94亿元,增长超过48倍。

但2017年,袁仁国税前薪酬77.79万元,没有茅台股票。同时,袁仁国一直提倡员工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

1.jpg

▲袁仁国在茅台工厂考察

而“劳苦功高”元老身份的另一面,则是他备受争议的营销策略。

事实上,当年,为了卖茅台酒,袁仁国就给茅台编了句顺口溜:“中午喝了,下午上班不误事。喝醉了,睡一觉就好。”这一句话开启了中国“产品口语化传播”的先河,顺利帮助茅台渡过了难关。虽然如今看来,这句顺口溜非常不合时宜。

1.jpg

2012年,袁仁国还被曝光违规持有记者证长达4年,并被媒体挂上了“最牛记者”的称号。

在袁仁国的多方努力下,茅台被贴上了高端、大气、爱国的标签,但仍躲不开多次重大“翻车事故”:

● 2012年底,国家整治“三公消费”,袁仁国此前宣称茅台三公消费占四成,结果茅台股价应声跌了30%;

● 2017年,袁仁国在接受央视财经采访时表示,尼克松访华时曾说“茅台酒好喝能治百病”,结果茅台马上因为价格虚高被相关部门点名告诫。

传言不断

2018年4月,袁仁国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博鳌论坛上。那一次,聚光灯下的他没有忘记放豪言:“我只能说,茅台离伟大企业的距离越来越近。”只这一句话,他就把自己拱上了热搜。

岂料话音刚落不过一个月,袁仁国“裸退”的消息就来了。2018年5月,一场临时的深夜会议让茅台闪电换帅,袁仁国卸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及董事会相关职务,由李保芳接任。

1.jpg

关于“卸任”,袁仁国轻描淡写地表示,是由于年龄原因而离职。

1.jpg

▲外界纷纷猜测,袁仁国的结局到底是会“晚节不保”还是“功成身退”。

2019年5月5日,“酒界传奇”袁仁国的仕途也戛然而止。

当天,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决定,免去袁仁国同志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省政协委员职务。

他们都曾因“茅台”倒下

茅台酒距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是与苏格兰威士忌、法国科涅克白兰地齐名的世界三大蒸馏名酒之一,在中国被尊称为“国酒”。

1.jpg

但茅台酒的金字招牌下面,围绕着茅台酒的各种违法乱纪的事件也是层出不穷——

以下均是公开资料:

● 2014年茅台集团原副总经理房国兴,被控利用其担任贵州省仁怀市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2015年12月15日房国兴因涉嫌受贿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1.jpg

▲房国兴

● 2016年9月,贵州省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茅台原财务总监、副总经理谭定华(副厅级)进行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而这距离谭定华以“到龄退休”的原因离职刚过去一年。根据贵州省纪委发布消息称,谭定华利用职务便利,先后为10多家公司成为茅台集团的茅台酒经销商、供应商等提供帮助,收受财物3460多万元。

● 另据报道,中化集团总经理蔡希有、解放军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湖南岳阳副市长陈四海等腐败落马官员,都多少被曝出些和茅台酒有关的故事。

● 2018年9月,贵州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副省长王晓光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审查调查,更被中纪委定性为“德不配位,寡廉鲜耻”。据报道,王晓光曾多次会见袁仁国,与袁仁国和茅台公司关系不错。王晓光爱喝酒,是当地有名的“茅台忠实粉丝”。

“没有哪个商品像茅台这样,跟政治如此紧密。”袁仁国曾说,茅台在国家政治和外交生活中,发挥了很大的影响和作用。

但袁仁国却没有将“茅台的魅力”用在正途上,而是没能抵挡住“茅台的诱惑”。

正如通报所说的那样,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且在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十分恶劣,应予严肃处理。

近期茅台杂事不断

经销商被铁腕整顿 大幅削减

近几年,白酒行业复苏,高端白酒纷纷掀起涨价潮。2018年春节前后,茅台酒价格飙升,市场价格一度炒作至2000多元以上。

作为茅台热销的既得利益者,有测算显示,按照目前出厂价计算,每卖出一吨茅台酒利润可达百万,可谓是坐拥金矿。经销商屡屡被质疑哄抬、炒作酒价的背后推手。

在2017年4月中旬的临时市场工作会上,李保芳甚至痛斥,“极少数经销商推波助澜,阳奉阴违,以为到了‘利润收割期’,主张放开市场调控,赚取的利润达到了几百还不满足,像贩毒一样疯狂。”

整顿经销商,成为这几年茅台一项工作重点。事实上,在李保芳去年担任董事长的第二天,茅台酱香酒公司就处罚了17家经销商。

在茅台一系列改革之中,最为突出的也是经销商整顿。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贵州茅台逐步砍掉部分经销商,多出来的配额改为直营,通过线上和商超直供来满足市场需求。2018年,贵州茅台经销商共减少437家。

新成立营销公司惹质疑

在去年底的2018年茅台酒经销商大会上,李保芳曾表示,目前茅台酒临新的任务,主要是营销体制的理顺和完善,今后一段时期,茅台酒将不再新增专卖店、特约经销商、总经销商。与此同时,茅台酒将重点扩大直销渠道,推进营销扁平化。

进入2019年,茅台清理经销商的力度,有增无减。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贵州茅台减少经销商533家,减少比例达17.8%,其中茅台酒、酱香系列酒经销商分别减少39家、494家。有分析认为,从目前的趋势来看,茅台经销商大洗牌或仍将继续。

作为一个标志性动作,本月初,贵州茅台集团营销有限公司揭牌,作为茅台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其重点任务集中在团购、商超等终端客户。

但这个举动同样引发质疑。因为茅台营销公司与上市公司贵州茅台股份公司,都属于比肩而立的兄弟公司。事实上,贵州股份早在2000年就成立茅台销售,茅台股份95%控股,负责茅台全国自营系统下的33家自营公司。市场担心的是,茅台股份没有一点茅台营销集团股份,却又要优先为其提供产品,这会不会与上市公司茅台股份争夺利益,将部分本该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转移到集团层面。

此事还引来上交所对贵州茅台下发工作监管函,要求说明与集团营销公司之间是否可能新增关联交易。直到5月22日,贵州茅台也没有回函。

北上资金已卖近131亿 

5月7日深夜,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连发两份公告。一是发布关于收到上交所监管工作函的公告。公告要求,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需对成立贵州茅台集团营销有限公司相关事宜进行解释,回答是否可能形成金额较大的关联交易等问题。二是发布就媒体报道相关事项明确监管要求。

在此之后,贵州茅台股价已经由最高的990元跌到了最低的858.81元,今日收报888元。从沪港通的走势来看,从4月至今,北上资金对贵州茅台的态度依然是以卖为主。据媒体显示,从4月1日到5月22日,北上资金在该股上总计流出约131亿元。

但中金公司认为,随着茅台需求进一步提升,供给紧张,公司提价和放量的内在能力达到近年来的新高度,而市场给予茅台的盈利预测和估值仍然没有反映其内在价值,同时集团营销公司的设立不会改变上市公司的独立产品定价权,需要依照市场一致定价,并间接推动渠道商开发新的团购客户而不是在存量客户中去受益。当前中国白酒进一步走向高端品牌消费升级,推动茅台和五粮液在高端需求放大,带动其量价齐升,竞争对手短期内难以在产品定价权方面去撼动茅台,茅台在量价两个方面存在综合性的竞争优势,长期同步提升。中金公司给予贵州茅台最高目标价1250元。

有分析人士认为,袁仁国事件可能茅台股价影响并不会太大,毕竟李保芳已经接捧有将近一年时间,而若能理顺经销商渠道,降低交易成本,通畅交易渠道,对贵州茅台而言反而加分项。

Top